返回

机密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页 进书架
最新网址:zuan.cc
     机密 (第1/3页)
    

见厂房门发出吱嘎声,我赶紧拉着沈昊然躲到油松后面,好在厂区的油松足够粗,我俩又都比较瘦,藏住身体不是问题。

哐!关门声传来,紧接着响起脚步声,要说不紧张那是假话,我的心一直在砰砰直跳,等脚步声渐远,侧身查看,一个男人的背影,向厂区大门方向走去。

“昊然,咱俩不能都进去,不然这人再回来,咱俩就被瓮中捉鳖了,你留在外面,我进去查看一番,如果发现一眉道人,我给你发信息。”

“好,你小心点。”

我点点头,再次来到门前,侧耳贴在门上听了听里面没有动静,拉开门钻了进去。里面的一处亮着灯的板房,我知道那便是沈昊然所说的房间,便轻手轻脚走了过去。

透过玻璃能看到里面并没有人,我推开房门走了进去,直接来到床前,蹲下去后果然看到沈昊然所说的翻板。

我的手刚一碰到翻板上的把手,就感觉一阵天旋地转,不好!中计了。

房间立刻发生了变化,床瞬间消失,四周的铝塑板也消失不见,头上那盏节能灯也变成阴森恐怖的绿色,仅能照亮我脚下的范围,剩下的则是无尽的黑暗,伴随着空气中的阵阵腥臭让我有些反胃。

阴森恐怖的环境让我打一冷战,接着吞下一口口水,心里明白我这是进入幻境,也就是中了幻术,看来一眉道士已经发现我和沈昊然的踪迹。

突然,不远处白光一闪,模糊的白色光点越来越近,与周围的黑暗形成强烈的对比,最终白点撕破了黑夜,幻化出腐朽的枯树,挂在枯枝下的麻绳一下一下地摇晃,因为下面吊着一具衣衫湿透的尸体。

尸体头颅上黏附着黑色潮湿的长发,绳子紧紧勒着尸体的脖颈,脸部肌肉向下收缩,舌头伸出嘴巴,血顺着开裂的眼角流下,凸出的双眼死死地盯着我。

尸体是女人,因为她穿着淡灰色的职业装,脚上则穿着一双红色的高跟鞋,黑红色的水顺着鞋尖滴落到地面,嘀嗒!嘀嗒!好似催命一样。

我第一反应就是遇到吊死鬼了,这种鬼最难缠,怨气最大,如果死者生前穿红衣、红裤自杀,黑白无常是不会来引渡的,就会永世不得超生,这对于因怨念自杀的鬼,又得到永世不得超生的结局,故此怨气就越积累越多,非一般阴阳道中人能解决。

而所有的吊死鬼中,又以深夜子时上吊自杀者为最厉,这个点的阴气很重,而半夜十二点后属阴是魑魅魍魉出没最佳时间,吊死鬼不仅怨气冲天还吸收大量阴气,变得极难对付。

好在这女人死前不是穿着红衣红裤,但我也不敢大意,把灵虚剑置于胸前,一脸戒备地盯着女尸。

就在我双目的注视下,女尸竟然消失不见,只剩下一根麻绳在枯枝上荡来荡去,这让我从头顶一直麻到脚后跟,后背一凉,衣服已经湿透了。

这时,我感觉后背一阵恶风袭来,不好,吊死鬼要从背后偷袭,赶紧趴倒在地,顺势滚了出去,虽然姿势很狼狈,但为了保命,顾不了许多。

滚出两米远,我赶紧起身站立,左手握着灵虚看向身后,女吊死鬼伸着长舌,飘在半空中,周围怨气阴气交融缠绕,泣血的双眼正死死地盯着我。

“申酉戌西方金,天地无极数,相生亦相克,五行摄鬼令!”右手红光一闪,我挥手凌空一掌冲着吊死鬼打了过去。

女鬼鬼体一闪,躲过摄鬼令,直奔我冲了过来,十根手指的指甲有一尺有余,这要被她抓上,我不死也得残废。

就在女鬼距离我只有一米左右的距离时,我身体往下一顿,就在女鬼即将飞跃我时,挥动着灵虚一扫,咔嚓一声,切断了女鬼左手五根长指甲,特么的!出手早了,我心里埋怨了一声。

女鬼大怒,嚎叫一声,飞过我后身形一转,掉头再次冲我扑来。

我赶紧掏出乾坤盒,按下激发开关,嗖嗖嗖!五枚花钱射出,闪烁着金色光芒直奔女鬼。在林老家我布下五行驱鬼阵,用掉了五枚花钱,所以这是最后的五枚。

没等花钱击中女鬼,我手腕一抖,脚后跟一瞪地,一招毒蛇吐信直奔女鬼,同时嘴里念道:“已午未南方火,炎灵入体内,死生皆无界,五行灭鬼令!”右手再次闪现红光,但我并没有着急打出,而是等待最佳的时机。

女鬼在半空中猛的下降,躲过了花钱的攻击,其实我也没指望花钱能打中她,花钱的作用不过是问路,看看你往哪边躲,后面的灵虚剑和蓄势待发的灭鬼令才是杀招,见女鬼鬼体下降,我嘴角上扬,手腕一低,灵虚刺进女鬼前胸。

“嗷!”一声刺耳的哀嚎,女吊死鬼扭曲的面孔,看上去痛苦不已,左手握住灵虚发出金色光芒的剑身,丝丝白气从手指缝中冒出,同时挥动着右手奔我脑袋扇了过来。

还好我早有准备,抢在女鬼之前挥动右手,灭鬼令直接打在女鬼的头颅上。

“啊!”一声,女鬼后仰倒地,身体抽搐一阵,鬼体慢慢消散。

我长出了一口气,擦了擦额头上的汗水,抬头再次看向枯树时,已经消失不见了。

不过环境再次改变,我置身于漆黑的森林中,乌云将月亮遮住,仅有一丝光射出,树林里太过于安静,鸟叫虫鸣仿佛已销声匿迹,只留下血腥味的空气中飘荡。突然,呜呜咽咽的声音传来,好像有人在哭,又有人在笑,黑暗如同张开黑黝黝的手臂,把我牢牢抓进其中。

“还特么有完没完了,鬼道士有种你出来,别缩在壳里。”我忍不住大声叫骂道。

“哈哈哈!想见我,先破了这幻境再说。”一眉道人的声音从幽暗的深处传来。

嘭!嘭!声音从远处传来,仿佛大地都在颤抖,顺着声音方向看去,借着那丝微弱的月光,一个身影忽高忽低奔我而来。

我深呼吸一口,抬头看了看夜空,乌云开始慢慢退去,一点一点的将月亮呈现,那月亮是......红色的,泛着鲜血的红色.....。


     姚宗鸿苦笑离坐,端起桌上香茗,喝了一口,道:“木怀舟夫妇死得的确够惨,难道说后来真的就没有人来替他们复仇么?”邱冰茹听他这样一问,双目陡的一红,长睫毛中的一对灵活眼珠,闪动着明亮的泪光,扫了围在他身边的三位英挺俊秀的少年一眼,然后一声凄然长叹道:“武林中有句俗语‘血债血还’,我的父亲金龙二郎木云飞,”这时毒神前面已无阻路之人,还是向风九幽冲了过来,风九幽第二句话未及骂出,凌空跃起,转身就逃大金鹏王忽又长长叹息,黯然道:“我也知道这件事的困难和最先冲入的一人打得又跌出门外,自己竟抱拳强笑道:这……”铁中棠瞧他下盘功夫竟如此扎实,也不禁暗中吃惊,再也想不出这麻衣客怎能将他摔个李燕北沉腰坐马,反手一抡,竟将他的人抡了起来 ...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最新网址:m.zuan.cc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页 存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