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谁敢娶她?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页 进书架
最新网址:zuan.cc
     谁敢娶她? (第1/3页)
    

“好了,小家伙,我們又見面了,這一次你要換什么?”這個時候老人回過頭來,笑瞇瞇地看著王二虎。

“靠,我就說嘛,我是不會看錯的,原來你剛剛在撒謊。”王二虎指著老人的鼻子不滿地說道。

“喲,看出來了,老爺子我可是為你好啊!你以為這丫頭是什么好人嗎?她身上的孽障可是深厚得很,沒有萬千條命,也得有千把條了,老爺子我這是在幫你啊!”老人笑著說道。

“少在那里挑撥離間!說說吧,上次看上小爺什么東西了?”王二虎想了想,也不知道老人的話對不對,但是多年來深受小說的影響,也知道修真者的生活不好過,整天打打殺殺的,保命要緊,喪心病狂的家伙不少見,但也沒有因此而懷疑謝鈺涵。

“呵呵,哪里有啊!”老人面色一正,沒有絲毫被撞破的尷尬,繼續說道:“哪有的事,我這不是撞到了你么?打算賠款來著。”

“得了吧,剛剛我們來的時候你看都不看那姑娘一眼,唯一的兩眼還是看上那把寶劍的時候,我猜得不錯吧!”王二虎干脆席地而坐,等著老人解釋。

“呵呵,說實在的,你們手上的這些東西根本沒什么入得了老爺子的眼的,只有那就劍還湊合。”老人尷尬地說道,他沒想到王二虎的智商會這么高,一下子就看破了。

“行,那么老人家你看上小爺什么東西呢?”王二虎笑著問道。

“哪有啊!你一個凡人有什么是我可以看得上眼的啊!”老人眼不紅心不跳地說道,一副你搞錯了的樣子。

“哦!是這樣啊!那就是我搞錯了,那么,小子就告辭了,有什么事情,咱們下次見。”王二虎向老人拱了拱手,起身準備離開。

“哎呦,我錯了還不行嘛,小祖宗。”老人見此趕緊攔住,要是把這塊肥肉丟了的話那他可就要吃西北風了。

“說說吧!哦,對了,咱都這么熟了,我還沒請教你的尊姓大名呢!”王二虎看著有些著急的老人有些好笑,這些人往往為了修煉,拋卻了一切,人情世故什么都不懂,就像一個未出世的小孩似的,騙騙同類還可以,要騙自小就出來廝混的王二虎可不行。

“貴就免了,小的道號道一,是這個專柜的管理者,其它的就不多說了,這是我們的保密條例,不能說的。然后呢,上次我是看上了你身上的一個東西,一張小紙條,還在么?”道一希冀地問道。

“小紙條?什么玩意兒?”王二虎有些摸不著頭腦,他身上有數的東西很稀少,哦!對了,還有一張彩票。

“你是說這個,也不知道中沒中,中的話倒是一飛沖天,一紙萬金,可是沒中的話卻是一張廢紙。這能換什么?”王二虎奇怪地問道,同時把兜里的彩票拿了出來,嗯,有些鄒巴巴的。

“對嘍,對嘍,就是這個!”道一伸手,想要接卻又不敢。

“想看就拿去!”王二虎不明白為什么一張彩票這老家伙會視若珍寶,就算中了錢財這一物好像對他這樣的修煉者也沒什么用處啊!

“你不知道,這里面蘊含著的究竟是什么東西。”道一神秘地說道,然后從懷里掏出了一塊放大鏡,呃,沒錯就是那玩意兒。

“里面蘊含了什么啊?什么也沒有啊!”王二虎湊過來問道,他透過放大鏡根本就看不出什么來。

“你當然看不見了,你一個凡人,能看得到什么?”道一鄙視地瞟了王二虎一眼,再用放大鏡看了彩票一眼,頓時間嚇了一跳,紫氣東來啊!這里面一大團紫氣啊!這是祥瑞的氣息啊!

“究竟是什么啊?”王二虎氣急,一把將彩票搶了過來:“這玩意兒是俺的,你不許看。”

“好吧!說實話,我也不知道這里面蘊含了什么玩意兒,但是呢!里面充滿了祥瑞的氣息,換句話說,少年,你中獎了,而且還是一等獎。”道一不舍地看了彩票一眼,很不耐煩地解釋,想要搶回來又不敢,這玩意兒精貴得很,很容易就破了,到時候就不值錢了。

“等等,你一個復古的修真者還知道彩票這玩意兒?”王二虎上上下下看了道一很多遍,他實在是看不出這家伙會知道彩票這種東西。

“呃,原本是不知道的,可是上一次你來了之后我就去查找了一下,就知道了。呵呵,再給我看看唄!”道一笑著解釋道。

“哦!是這樣啊!那你說你也不知道里面是什么東西,那你怎么交換啊?”王二虎有些不耐煩了,他都進來這么久了,不知道面怎么樣了,萬一要是起晚了,家里的小丫頭豈不是要餓肚子了?

“這個,我得問一下上頭。”道一樂呵呵地說道。

“你的上頭?你還有上司啊!”王二虎樂了。

“有的,當然有,來把它給我吧!”道一伸出手來跟王二虎討要彩票。

“不給,我和你不熟。”王二虎一點兒面子也不給,廢話,只有到了自己手里的東西才算是自己的,在這方面他可是有著深刻的教訓。

“呃,俗話說得好,一回生,二回熟,我們這都是第二次見面了,你怎么還這么見外啊!”道一急眼了,這東西他雖然搞不懂是什么,但是弄上去就是大功一件,沒看上頭找紫氣都找瘋了嗎?

“俗話還說一手交錢一手交貨呢!趕緊的,讓你的上司來吧!我和他談。”王二虎抱著雙手不松嘴,他知道這是自己的機會,自然而然的要把所得放大,要不然的話這一趟也就白來了。

“呃,這個,這個,小兄弟,實不相瞞,我們上頭那是忙得很吶,很多事情要他處理,哪里有空前來啊!”道一苦著臉,很為難地說道,其實他是可以硬搶的,但是上頭的人說了,有這種東西的人就是大爺,不可以亂動,否則會被清理門戶的。

“哦!是嗎?那等什么時候他有空了我再來吧!”王二虎站起來拍拍屁股,準備走人,然后說道:“其實這種東西我有很多。”

“別啊!別啊!我去叫,我去叫!我去叫還不行嗎?”道一原本是想要看看王二虎是不是真的要走的,可是一聽這家伙有很多這種東西,頓時間急了,萬一這家伙受不得激,或者對修煉不感興趣,直接拍屁股走人,要知道這種帶紫氣的彩票本身就是一筆財富,若是這樣的話,那他豈不是要完了。

“那行吧,你去找人來,我在這里等著。”王二虎心中一笑,也對這個老頭的性子摸了個底朝天,這家伙估計就是那種只知道修煉,不知道其它的,典型的呆子。

“好好好,你在這里等著,我去去,馬上就回。”道一再也不敢造次,趕緊一晃身,消失了。

道一走后王二虎這才打量起四周圍來,只是這四周什么也沒有,空蕩蕩的,就像是一個巨大的集裝箱,只不過比起集裝箱這里的墻面很光滑。

“哎呀!干了一天活累死了,躺會先。”王二虎直接躺了下來,腦子里細細地回想著剛剛發生的一切,計劃著究竟該怎么要價。

現在他最缺的就是錢了,兩個妹妹的學費還有生活費可是很多的,別的不說,女孩是要富養的,單單是她們的衣著打扮需要的錢就海了去了。

可是剛剛從那個小妞兒身上就可以看得出這不是一件簡單的事情,至少,他或許可以踏入一個全新的領域也是說不定的。

王二虎和一切的二貨青年對武俠還有仙俠的向往是一樣的,誰心里還沒有過一個快意恩仇的英雄夢?

只是這一切能行么?他只是一個什么都不會普通人,沒錢沒勢的,他們完全可以把那張紙搶了,他也不能怎么樣。只是似乎他們被什么東西束縛住了,不敢動手,只能交換。

很顯然,彩票表面上所具備的東西本身就不是他們所需要的,或者他們需要的是彩票上面附帶的東西,這東西應該是極為稀少吧!要不然的話也不會把道一這家伙急成這幅樣子。

那么究竟應該換什么好呢?

“咳咳,聽說你在找我?”


     邓定侯恍然道:难道这座塔里有光森冷地在那绝色少女身上一扫疯和尚叹了口气,忽然在傅红雪牢房,在这样的夜色下,更显得西门吹雪目光仿佛在凝视着远方,道:“现在你可以送他回去了 ...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最新网址:m.zuan.cc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页 存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