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找到人了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页 进书架
最新网址:zuan.cc
     找到人了 (第1/3页)
    

071 呂小飛歸來

一座小鎮,人員眾多,關系復雜。

惡霸消失,鎮長被殺!

“秦崢,你確定這座小鎮會好起來?”易藍對秦崢的語氣似乎有所緩解,輕聲詢問起身旁的秦崢。

鎮民付出如此巨大的犧牲,如若換不回來美好的生活,這讓易藍會無比內疚!

而這座鎮子上的鎮民這么多,也不可能做到同仇敵愾,就拿今天的事情來說,那群前來犒賞的鎮民們本應該優先安撫這群付出犧牲的鎮民,但卻并沒有這般做,似乎他們的生死跟自己毫不相干似得。

人多了!心就亂了,關系自然而然變得復雜起來!

“能!只要這些鎮民在沼鎮一日,那些蠢蠢欲動的惡人也就不敢放肆!而掙脫惡霸欺壓后,鎮民們是不會再想回到從前的日子了!”秦崢看著眼下正祭奠親人的鎮民說道。

“有一群有血性、敢反抗的鎮民們在,這里一定不會再出現類似于鄭屠夫那樣欺壓鎮民們的團伙!現在沼鎮的鎮長已經死了,無論誰來當鎮長,絕對不會再重蹈覆轍的!”秦崢無比篤定的說道。

易藍、公孫沐雨、格雷、左索聽完秦崢的解釋,若有所思!認為秦崢說得不無道理。

既然如此!易藍也算是放心了!

不過對秦崢仍舊有些耿耿于懷,甚至認為秦崢所表現的鎮定有些可怕。

正常人是做不出來這種決定的,易藍怎么也沒想到秦崢與自己相同的年齡竟然能夠認為這種“血腥”是正常的。

“會不會有那么一天,我必須犧牲,那么你也會任由這件事情的發生?”易藍突然問出這么一句話來,讓眾人吃驚萬分。

公孫沐雨整個臉色瞬間變了,因為她已經知道秦崢是怎么回答的,而且秦崢的回答一定會讓易藍心生不悅。

“會的!”

正當公孫沐雨要打斷這個毫無意義的問答時,秦崢直接了當的回答道。

公孫沐雨一臉無奈看向易藍,后者表情顯然一怔,隨后有些尷尬的笑道:“嗯!明白了!”

易藍的語氣很是低沉,給人一種有些深沉、壓抑的感覺。

倘若換做公孫沐雨,公孫沐雨一定不會像易藍這般神傷,因為公孫沐雨了解秦崢,固然秦崢口頭上說得這般輕松,但秦崢可是不會對任何同伴見死不救,更何況任由同伴去死了。

公孫沐雨認為秦崢做法其實是有目的的,是對同伴非常看重的表現。

無非是想讓同伴對自己心生芥蒂,從而在自己陷入危險之中,同伴不會冒著生命危險相救,從而讓雙方全都難以脫身。

自信!自大!自負!這些均表現在秦崢的身上,秦崢認為能夠使自己會陷入生命危險的事情,縱使同伴舍身相救也無濟于事,因為讓自己陷入生命危險的處境已經不是同伴能夠應對的了,所以秦崢才會表現得這般清淡。

“易藍!他的秉性你應該了解!秦崢只是對你開玩笑的!他心中其實并不是這般想法!”公孫沐雨只能安慰道。

“嗯!我知道!”易藍隨意答道。

易藍其實心中是明白的。

自從與秦崢相遇以來,經過過許多的事情,易藍對秦崢是有一定了解的,他是不會放棄同伴,不過有些事情如此直接了當的說出來,難免讓人有些神傷。

這個家伙!還是如第一次見面時的那般讓人心生討厭!易藍心中悠然道。

“呵呵呵呵!我以騎士的名義起誓!對同伴,不拋棄,不放棄!”格雷猶如黑暗中的一道明光!無比莊重神圣的說道。

這讓大家全都感覺心頭一暖。

沒有任何人懷疑格雷的話,只要格雷說出來,就會一定去做!因為那是格雷的騎士精神!

縱使格雷并沒有得到任何人的冊封!但在眾人的心中,格雷已經是一位真正的騎士了!

“好!秦崢你個混蛋,你聽聽!聽聽格雷是怎么說話的!”易藍抓住了貶低秦崢的空子,非常不屑的看了秦崢一眼說道。

“格雷!我們一定會讓你成為真正的騎士!”易藍同樣對格雷做出承諾。

不過易藍這句話又好像再提醒格雷,提醒格雷現在還不是騎士一樣。

“啊!我不是那個意思!我的意思是我們大家以后會幫助你成為一位真正的騎士,并沒有現在看低你的意思!”易藍見到秦崢、公孫沐雨皆露出一股狡黠的笑意,瞬間明白自己剛才的話有些不妥,便急忙解釋道。

不過越解釋好像越像是重復提醒般,這讓易藍有些著急了。

“呵呵呵呵!我一定會成為一名騎士!而且還會成為男爵、子爵、伯爵、侯爵、公爵!!!”格雷再次堅定的說道,言語之中透露出無盡的豪氣!讓人無比振奮!

“好!哈哈哈哈!”易藍頓時開懷大笑起來,將這幾日心中的郁氣一掃而空!隨后緩緩走到左索的眼前,揣著一股莫名的表情說道:“天下第一刀?天下第一刀?”易藍有些挑逗的意味。

看到左索將目光盯向自己,易藍嬉笑道:“那么你吶?你如果看到我們陷入危險,一定會犧牲,那你是像秦崢這樣冷血無情、忘恩負義、見死不救呢?還是像格雷這樣義薄云天、知恩圖報、出手相救呢?”

秦崢無語,公孫沐雨無奈,格雷更加想笑,看來易藍是不打算放過秦崢了,但凡有條件一定會損秦崢幾句,就是沒有條件,也能創造出條件來損秦崢。

不過大家同樣也是欣然,因為看到現在的易藍逐漸恢復到以往的神態,大概易藍已經將這件事情逐漸放下了。

“呀!喝!喝!”左索撓頭,嘴角上揚,有些輕浮道:“在我成為天下第一刀客之前!我一定會保護你們的!”

嘭!

易藍一拳頭砸在左索的前胸上,非常爽快的說道:“夠意思!這才是我易藍的同伴!”

言下之意,更多的是挖苦秦崢!

不遠處的鎮民祭奠完親人,陸陸續續的走了回來,再次向易藍、秦崢、公孫沐雨、格雷、左索5人道謝。

樸素的鎮民們并不知道再他們被惡霸趕到一起,直至砍殺時,易藍、秦崢等人一直在遠處的黑暗之中靜靜的看著這一幕。

甚至直到結束,秦崢、左索都沒有出手相救!

樸實的鎮民沒想到,也不會向那個方向去想!只相信自己眼中看到的情況,看到易藍、公孫沐雨、格雷不顧生死來救他們,看到秦崢、左索同樣奮不顧身與地痞廝殺在一起。

知恩圖報!這是做人的基本!所以鎮民們對易藍、秦崢等人無不感謝!

噠噠噠噠噠噠!

正當易藍、公孫沐雨慌亂的扶起跪倒在地上、感謝她們的鎮民時,從鎮子的方向傳來一陣急促奔跑的聲音。

“小、小飛!小飛哥回來啦!”一個孩子上氣不接下氣的跑了回來。

那孩子易藍認識,是與呂小飛玩耍那3個孩子的其中一個,想到這里,易藍又是一陣難過。

同呂小飛玩耍的3個孩子,現在只剩下這一個了。

小天、二娃已經死了!這個孩子同樣難過許久,而且還經常一個人偷偷跑到他們曾經玩耍的小溪邊獨自徘徊。

“黑蛋!你說什么?誰?”一個鎮民拉住黑蛋詢問道。

“小飛哥哥!小飛哥哥回來了……”黑蛋上氣不接下氣的說道。

呂小飛!前去追擊鄭屠夫的呂小飛回來了。

對于呂小飛,多數鎮民的認知還是停留在平時的階段,沒有人會想到那天晚上呂小飛怎么突然失心瘋了,一個人向鄭屠夫追去。

恐怕有去無回了!鎮民們都知道鄭屠夫是躲到濕地沼澤去了,縱使鄭屠夫折損了這么多人手,但絕對不是呂小飛這樣的人能夠招惹的。

鄭屠夫仍然擁有報復鎮子的實力,不過已經徹底從恐懼枷鎖中掙脫的鎮民已經無所畏懼鄭屠夫的報復了。

沼鎮還是曾經的沼鎮!

但鎮民已經不是曾經的鎮民,被鄭屠夫欺凌的鎮民現在內心之中已經沒有了任何懼怕,憤怒已經將懼怕完全掩蓋。

鄭屠夫只要敢過來,一定會面臨鎮民們怒火的洗禮!

所以!錦衣男子看明白了這一點,才會透露出讓秦崢、易藍等人離開鎮子的意思。

因為鄭屠夫已經與鎮民水火不容,而鄭屠夫這群地痞也定然不是鎮民的對手!

星星之火可以燎原,更何況是這熊熊烈火!

呂小飛消失了數天竟然回來了,這多少讓人有些意外!

但蓬頭烏面、衣衫襤褸的呂小飛提著一個包裹出現在眾人面前時,更加讓人震驚!

猶記得那晚呂小飛振振有詞的說著一定會將鄭屠夫的頭顱拿來祭奠死去的鎮民,現在眾人看到呂小飛提著的包裹,內心無不激烈的跳動起來。

難道呂小飛真的做到了?

呂小飛根本沒有任何停留,雙目空洞、神情恍惚繼續向前走去,對于詢問的鎮民,以及旁邊易藍、秦崢等人沒有絲毫沒有任何對話之意。

呂小飛的目標直指那些埋葬鎮民的土墳堆,渾身干巴巴的泥塊隨著走動不斷的掉落,雙腳之上早已經沒有了鞋子,數道已經結疤的傷痕無不訴說著呂小飛經歷了怎么激烈的廝殺。

透過背部破爛的衣衫,可以隱約看到一道醒目的傷痕仍舊向外滲漏著鮮血,傷痕的外側已經糜爛,向外翻卷的黑紫色皮肉之中數個白色的小蠕蟲正在爬動。

刀傷!

秦崢、左索一眼便看出這道傷口是刀傷,雖然早已經模糊不堪,但見慣傷痕的他們一眼便能夠認得出來。

由此看來,呂小飛與鄭屠夫等人發生了一場激烈的生死之戰!

結果!呂小飛贏了!

與易藍、公孫沐雨所表現出的不忍心相反,秦崢、左索見到呂小飛這身慘相,則是一臉欣慰、欣賞之色。

因為!掙脫惡霸淫威后的呂小飛一定會成位一位出色的神射手!

砰!

嘭~~

來到土墳前,呂小飛隨手將手中提著的包裹丟在土墳前方,隨后一言未發便暈倒在地面上。


     小鱼儿道:有什么不同?难道这,眼光动处看到邱独行和一人并展梦白又惊又喜,道:伶伶!快也不愿和这种拚命的招式硬拆硬展梦白大奇道:什么话?萧王孙可是你双手却还没老,心更没老 ...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最新网址:m.zuan.cc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页 存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