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孔雀大人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页 进书架
最新网址:zuan.cc
     孔雀大人 (第1/3页)
    

離開青環部林,一蛇一蛙朝著東北方向緩緩趕去。

不到半日,他們就來到一大片巖石山澗前。

長青河流分化出無數支脈,彌布其中。

山澗的最深處,便是黒斑蛇部的棲息地。

“這里我看上了,自己滾吧!”

江景步入其中,隨意看中一個洞穴,它來到洞前,直接散發出妖將巔峰的強大威勢。“是是是!”

這個洞穴的原主人,是一只暗毒蟹,只要4段的修為。

面對江景,它連屁都不敢放一個,便灰溜溜地離開了。

“你自己隨便找個地方修煉吧!”

江景對著憨憨吩咐了一句,便隨意找了個涼快的地方,盤成一團,閉目養神。

“好、好的!大、大王!”

憨憨這才從江景的‘霸氣側漏’中反應過來,結巴道。

“唉~大王越來越強了!”

趴在一塊布滿青苔的石塊上,憨憨偷偷望著一動不動的江景,心頭感慨。

“大王他......到底是什么怪物?”

此時此刻,憨憨依稀記得。

當初見得江景時,對方修為比它還低。

然而這才過去不到一個月,江景冷喝一聲,就能讓一名妖將落荒而逃......

“我跟在大王身邊,對他有什么用?”

“他會不會趕我走?”

感慨之余,憨憨驀然又想到。

它發現,自己似乎太弱了,對江景完全沒什么用......

“不行!我得抓緊時間修煉!”

意識到這個嚴重的問題,憨憨頓時一個激靈,連忙煉化元晶,開始認真修煉。“正好之前實力一瞬間增長太多,先適應一二......”

一旁的江景盤成一團,心頭暗道。

開始慢慢熟悉身軀的力量。

外界之中,烏蚌王聯合黑槍王,一舉擊退金魚王的消息,奔走相告。沒過一天,便在長青河域南部徹底傳開,一時間掀起軒然大波。

而金魚王麾下各大部族,也被殃及池魚,損失慘重。

一個個都龜縮在領地之內,默默恢復著元氣。

一些距離血浪沙灘較近的部族,更是舉族遷徙。

三太子更是直接召集麾下妖王,商議大事,并按兵不動,沒有立即報復。大公主一方,也不知為何,也未有任何動作。

整條血浪大沙灘似乎一瞬間變得寧靜起來。

乍一看,好像恢復了往日的和諧。

然而暗流卻是更加洶涌了,仿佛暴風雨前的寧靜......

第二天。

“大王!我們在這里呆著,到底是為了什么啊?”

一大早,憨憨見得江景依舊一副慵懶之態,不由上前好奇開口。

以往哪天不是,休息過后,江景便火急火燎地出去搞事情?

它跟著江景這段時間,還是首次見得江景這般不慌不忙,悠閑無比。

“安心修煉就行了,問那么多千嘛?”

江景聞聲抬起緩緩眼皮,瞥它一眼。

H……”

“大王!小的只是一時感到好奇罷了!咳咳!”

憨憨見此,蛙頭頓時一縮,強顏歡笑連忙道。

“等一個消息。”

見它這般,江景淡淡說了一句。

然后又埋下頭,換了個舒服的姿勢,緊緊閉上雙目,不再理會它。

說起來,變成蛇也有近兩個月了,江景還是頭一次感到這般閑適。

如今的他,在這長青河域南部支脈領域,也算是頂尖那一級數的了。

妖王不出,他無所畏懼。

而現在的各部妖王,都被三太子與大公主的戰事所牽扯住心神。

就更加不可能被他撞見了。

“等消息?”

憨憨一聽,滿腦子問號,但又不敢再多問,只得趴在一旁老老實實修煉。就這樣,一天天過去了。

江景緩緩幸握了自身的實力,憨憨也在元晶的幫助下,成功突破至9段半妖。“大王!大王!小的突破到9段了!”

“突破到9段了!”

剛一突破修為,憨憨就迫不及待,興高采烈跳到江景面前,大呼大叫。一副激動難耐的模樣,仿佛打了雞血一般。

“行了行了!我知道了!

見它如此,江景抬起頭,不由翻個白眼,沒好氣道。

“呱呱!呱呱!”

然而憨憨卻是高興得不行,在洞穴內連續跳了好幾個來回,才稍微按捺住那股興奮勁頭。一直到了第二天,憨憨才恢復正常。

平淡清閑的日子又過去了幾曰。

“來了!”

某一天,洞穴之中,江景突然睜開雙目,抬首望向洞口。

沒一會,洞穴口處出現一道黑斑點點的蛇影。

“大......大人!”

斑木爬到洞穴.門口,看著里面的青白大蛇。

一對上江景的冰冷雙眸,剛欲開口,一股沉重窒息之感驀然浮上心頭,渾身不由一顫。“這......這是怎么回事?”

“他明明修為與我相差無幾,怎會給我如此沉重之感!”

“就算是最近有所突破,也不應該變化這般大啊......”

斑木連忙俯下頭顱,心頭掀起驚濤駭浪,不敢置信道。

“嗯?你來了……”

江景微微頷首,輕聲開口。

“呼?”

“大王,有消息了!咳咳!”

斑木深吸口氣,按捺住內心的震驚,干咳一陣,開口說道:

“最近暗影蛇王大人的女兒又聯系我了!”

“不知大人有何吩咐?”

說完,它眼色有些古怪。

江景控制它后,只要求了它一件事。

那就是若暗影蛇王的女兒再次聯系它時,要立即稟告江景。

這么迫切嗎?

難道此蛇也好這一口?

一念至此,斑木又小心翼翼瞄一眼江景,心頭嘀咕。

“哦?很好!”

江景一聽,兩眼一亮。

“她是什么修為?”

他想了想,又詢問道。

“稟大人,那陰芙是妖將8段!”

斑木聞言怔了怔,略微回憶,便直接開口。

“此蛇詢問這個干嘛?難不成害怕被強上?嘿嘿!”

它暗暗猥瑣一笑。

“話說這條青環蛇到底處于何種層次,怎么給我如此強大的壓迫感......”

下一刻,斑木心頭喃喃自語。

“妖將8段么?”

江景聽聞此言,微微頷首,心頭放下心來。

他自然不是怕打不過,現在的他,在妖王之下,已然無敵!

主要是那陰芙身為暗影之蛇,幸握血脈天賦技能陰影潛伏,潛伏逃跑能力極強。若是對方實力太強,萬一被對方成功逃脫,那就麻煩了。

那陰芙的爹可是暗影蛇王。

一個二階的暗影之蛇,他可沒信心在對方的追殺下,能夠逃出生天。

江景要做的,可不是前去爽快,而是奪取二階血脈之力!

若是被斑木知道了,怕是連肝都得嚇出來。

連妖王之女都敢殺?

簡直膽大包天!

“你們在哪里私會?什么時候?

思索間,江景又詢問道。

“那個......就在東邊的水月谷,明天夜里!”

“若是大人也想的話......我可以為您介紹一二!”

說著說著,斑木突然露出一個雄性都懂的猥瑣表情。

“大人實力如此強橫!那暗影公主當是不會拒絕!”

語罷,它還拍了個馬屁。

“呵!”

聽它說完,江景輕呵一聲,心頭卻是無語。

他本以為這斑木是那個陰芙的小情蛇,現在看來,恐怕只是對方眾多男寵之一。偶爾會找它云雨一番。

對此他并不意外。

蛇本來就屬亞龍一系,相對而言,那方面欲望較為強烈。

就算是之前的青環蛇部,什么多蛇運動云云,也是常有之事......

“那你明日自行前往即可!”

心頭思緒如閃電般劃過,江景緩緩開口。

“當然!小的可是有些迫不及待了!嘿嘿!”

斑木一聽,嘿嘿直笑。

“哪不知大人還有何吩咐?”

舔舔舌頭,它再次開口道。

“沒了!就這樣吧!”

江景輕輕搖頭,淡淡說道。

H……”

“大人,不需要我為您介紹一下?”

見得如此,斑木頓時一愣,不禁開口。

“不用了!你可以走了!”

江景暗暗翻個白眼,瞥它一眼,直接趕蛇。

從頭到尾,這斑木都認為江景是為了那啥......

“好……好的!”

斑木見此,雖然疑惑不已,也只好躬身告退。

它實在想不明白,江景專門讓它前來匯報私會的時間地點,到底是為了什么.....難道只是單純地關心那個陰芙的行蹤?

搖搖頭,不再去想,斑木看一眼身后的洞穴,迅速離開了。

“東邊的水月谷,明天夜里么?”

望著它離去的背影,江景喃喃自語。

“我突破妖王的契機,就在明曰了

不由舔舔舌頭,江景雙目閃過一絲期待之色。

他絲毫不擔心斑木會騙他。

因為兩邊都曾發下了血脈誓言的。

江景許諾十年之內必定歸還斑木那道靈識本源。

而在這期間,斑木則必須聽從他的命令,任何消息都不準欺瞞他!

否則,無需江景動手,血脈之力反噬就夠它喝一壺的了。

“憨憨!”

思索良久后,江景突然大喝一聲。

“大王有何吩咐?”

遠處正在修煉的憨憨,聞聲立馬驚醒,飛速跳過來,大聲說到。

“你現在趕緊離開,回到你最初的地方,在那里靜靜修煉等待!”

江景直接命令道,然后將之前獲得的元晶,全部給了憨憨。

“啊?”

聽聞此言,憨憨直接傻眼了,半天反應不過來。

“啊什么啊?還不趕快行動,這里很快就不安全了!”

“你留在這里是想等死?”

江景見它如此,開口催促道。

若是他將妖王之女殺了,這附近一代還不直接炸開鍋?

到時候憨憨停在這里,若是被察覺到什么,怕是十死無生!

雖然它弱得一匹,但好歹也是江景的首個小弟,江景可不會直接就放棄它了。“啊!?”

“好、好的!大王!”

“大王保重!”

憨憨還是首次見得江景這般表態,立即回過神,也不敢多問。

告別一聲,憨憨吞下所有元晶,連滾帶爬地離開了。

在它看來,連天不怕地不怕的大王都認為此地危險,它頓時就有些膽戰心驚..

“今天調整下狀態,為明日戰斗做好準備!”

目視憨憨消失在天邊盡頭,江景深吸口氣,盤成一團,凝練妖元。

轉眼間,便到了第二日傍晚。

“該行動了!”

見得外間天色暗沉,江景立即盤起身,蜿蜒身軀,迅速爬出洞穴。


     夜,夜色深沉。冷清清的上弦月显然是认得这个人的,却也想不他的声音永远是不变的,但天灵轻功,全凭一口真气,起初几丈幸好这时火折子还未完全熄灭,到这种滋味是种什么样的滋味? ...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最新网址:m.zuan.cc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页 存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