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能量洪流!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页 进书架
最新网址:zuan.cc
     能量洪流! (第1/3页)
    

“时间,神武历三十五年六月初五,夜;停留时长,三日。”

  脑海中是金盘平淡的声音,叶枫第三次回到了熟悉的落云峰上。

  只是这一次的他不再像前两次那般匆忙慌乱,来到了落云峰之后,叶枫先深深的吸了一口百年前的山风,方才缓缓的盘坐下来,看向了面前壮观的星空石壁。

  不管他之后还有什么计划,回来后首要的任务还是灵云经,这门旷世神功的好处已经不用多说,叶枫如今引气的速度只怕已经冠绝整个天云,只是连他自己都还没有意识到罢了。

  虽然这次停留的时间只有三天,但是学习灵云经的时间每一分钟都异常的宝贵,叶枫并不知道这次自己会在什么时候被人发现,能多学一点对他的未来都至关重要。

  不废话,赶紧记。

  叶枫将心神尽数投入到了漫天星河之中,时间便在不知不觉中流逝而去,不知过了多久,沉浸在星海之中的叶枫突然觉得眼前的星光突然一下子消失不见了。

  怎么回事?

  他抬头一看,发现头顶的月亮已经降到了山壁另一侧的下方,没有了月光的映照,九天灵云壁也回归变成了一块普通的山壁。

  已经过去了这么久了么?

  “从我来之时到现在少说也有了两个时辰,没想到那位厉首座不在,其余人的警觉性会差这么多。”

  叶枫自言自语的起身,但他不知道的是,这倒不是其余落云峰上的弟子懈怠,只因这玄气大阵的核心始终只掌握来厉啸空的手中,其余人修为不足,并不能随意感知到大阵里面的状况,这才给了叶枫这一晚的可乘之机,让他美美的记忆了两个时辰的灵云星图。

  不过,叶枫这一次的神色却没有之前两回那么兴奋。

  “终于,还是遇到瓶颈了啊……”

  回神之后的叶枫看着远处夜色的中的山壁,脑海中不断回忆着那片繁复的星图,喃喃道:

  “这一次虽然时间很长,但我只记下了五分之一不到的星图,其中的变化太多了……”

  这不怪叶枫。

  自从九天灵云经创立以来,也没有人像叶枫这般是纯靠记忆来复制整片浩瀚的星海,其中的星星数量数以千万,更要记住那些主要星星的明灭顺序,这对于常人来说根本是一件不可能的事情,而就算是叶枫天资超凡,能够在三次短短的时间里面将半幅星图记下已经是奇迹般的表现了。

  “每次增加星图,记忆的量都是成倍的增长,这样下去,只会越来越慢,而且……”

  叶枫心念一动,以半幅星图的法门催动灵云经,只见周围瞬间涌来了几百颗的点点星光,数量比之前又增长了一倍,但是,当这些星光想要进入叶枫体内的时候却并没有之前那般顺畅无碍,那种感觉就好像叶枫的穴窍不够宽阔一般,竟是让许多星光等候在了外面,像是排队一般,降低了玄气入体的速度。

  叶枫皱眉道:“玄气入体的速度虽然加快了……但好像我的肉身有一种到了极限的感觉,灵云经引来的玄气没法那般顺畅的进入穴窍,这是何缘故?”

  这样一来,叶枫倒是不着急再去记忆更多的星图,一来太耗费心神,而来若是肉身的原因找不到就算有更多的玄气被牵引过来也无法入体,这个问题目前没有答案,只有等回去之后找老孟问问再说了。

  “那么……接下来就是第二步计划了。”

  叶枫再次回忆了一遍脑海中的半幅星图之后,微微一笑,突然挥出了一记怒雷掌,重重的打在了不远处的玄气壁障上,顿时引发了外面的一阵骚动。

  “什么人,敢闯我天云禁地!”

  落云峰上直接炸锅了。

  不到片刻,便有数道身影穿过了壁障,气势汹汹的战到了叶枫面前,每个人手中都握着玄光四射的兵刃,脸上更是带着难以掩饰的惊惶与煞气。

  其中,由以当先一人最为激动,他年纪看起来三十岁上下,肤色黝黑,双目刚正,一身强大的玄气虽不如首座厉啸空那般澎湃惊人,但也绝对是超越了玄境的强者,轰然进来之时震得整个山巅都是微微颤抖。

  不过,到了大阵里面之后,眼前的情况却是让这位汉子以及身后的人有些懵逼。

  这……

  面前这货是谁?

  只见九天灵云壁下,一道修长的身影傲然而立,一名青年背对众人,昂首向天,虽然从对方的身上感受不到强大的玄气波动,但自有一股无法形容的逼格从他的背影里散发出来,让所有人都是一愣,没有上前。

  “啧啧啧……没想到本座闭关百年,竟是连咱们天云的弟子都不认识本座了,真是令人叹惋啊,哈哈,天云,我回来了!”

  唰。

  叶枫转过身来,一头长发在空中甩出了拉风的弧线,脸上淡然飘逸的笑容将面前几人忽悠的一愣一愣。

  不过,那黑脸男子显然没那么好糊弄,他细细打量了一番叶枫之后,脸色一沉:

  “你是何人,竟敢在我落云峰出此狂言?”

叶枫一看这架势,脑海中顿时回想起历史年纪中的一段记载,厉啸空去秦岭论道,镇守落云峰为首之人乃是一名天云宗的高阶长老,名为宋缺,他微微一笑道:

  “宋缺,你不认识本座倒也怪不得你,毕竟你们还是太年轻了……呵呵,不过厉师兄倒是经常在探望我时提起过你,落云峰有你这位长老助他,当真为他省了不少心思。”

  果然,那黑脸男子眼皮子一抖,显然被叶枫叫准了名字。

  这位名为宋缺的天云长老心里犯起嘀咕:

  厉师兄??

  那名为宋缺的强者被叶枫的话震得眼皮子一抖?

  什么厉师兄?

  难道是首座大人么?

  眼前这小子管首座大人称为师兄,那他又是什么身份?

  不可能吧!

  “你……”

  宋缺当然不会凭两句话就相信叶枫,可他眉宇之间的煞气却是不自觉的收敛了许多。

  主要是因为叶枫这会儿的态度太特么的自信了,天底下哪里会有这么不要命的毛孩子赶来冒充天云宗首座的师弟啊,除非是对方脑子坏了,要不然这事儿就有可能是真的……

  “我怎么从未听说过首座大人还有一位如此年轻的师弟?”

  “年轻?哈哈哈,本座只比厉师兄小三岁罢了,只是你们哪里懂得本座驻颜的妙术,罢了,与你们多说无益,厉师兄呢,上次见面已经是十几年前的事情了,我要亲自与他把酒言欢……对了,先让他泡一壶【雨凝春】来,这灵茶的滋味可真让本座想得慌呢。”

  这话一出,宋缺几人的脸色更加不对劲了。

  雨凝春啊……

  这可是首座大人珍藏的灵茶啊,就算是天云宗里除了落云峰有限几人之外知道的都不多,这位又是怎么了解的?

  难道他真是?

  这真的不能怪宋缺等人智商低,只能说叶枫太特么能装了。

  就看他一边漫不经心的抛着一个个早已经设计好的‘筹码’,一边大步向外面走去,丝毫没有在意宋缺等人的杀气,完全就把这落云峰当成了自己家一般。

  也就是厉啸天没有在这儿,要不然见到半年前坑了自己的这位‘阵法小天王’又在忽悠自己手下,那绝对是砍翻了整个落云峰的节奏。

  “阁下,请等一下。”宋缺终于还是谨慎的一挥手,拦住了叶枫,但称呼已经不知不觉变了:

  “您说您是首座大人的师弟,便是我等的师叔,只是不知您为何会大半夜的来到禁地之中,又是如何悄无声息的进入这法阵之内?”

  “我说宋缺你这家伙怎么这么梗呢?”叶枫直接瞪眼睛了:“难道你还怀疑我是来偷学这灵云经的小贼不成?”

  还真的是这么怀疑的。

  宋缺眨了眨眼睛,话没说出来,意思很明显。

  “简直了,简直了!”叶枫一脸无语的表情:“看来这次回来真的有必要跟‘长空师兄’好好聊聊,以后得在大伙面前露露脸才行,要不然真是太麻烦了。”

  尼玛!

  长空师兄!

  宋缺的眼皮子又抖了两下。

  这回是在说天云宗主【长空煌】么……

  这位到底是什么身份啊?

  要这一切都是装的,那这位作死的本事真是已经到了极致了。

  “看好了,宋缺,本座要是偷学灵云经,随随便便能到这种境界么?”

  叶枫说话间直接运起了灵云经心法,瞬间,二百多颗星光环绕在了他的身旁,一闪而逝,并没有入体,但却彻底的震慑了宋缺等人。

  “百星如流……”宋缺嘴里喃喃,心里更是飞快的盘算:

  “若此人第一次来偷学灵云经,绝不可能立刻就达到百星如流的境界,这至少也得是数年的苦修才行,只是他如果真的是师叔辈分,又不应该只有这点修为……”

  “我知道你在想什么啦……本座不像长空煌,厉啸空他们那般喜欢打打杀杀,本座闭关主修的是阵法与药理,灵云经的修为虽然不高,但你们这什么灵云大阵对我来说就是小儿科,这次回来就是打算给它做些调整的……咳咳,说这么多,嘴都干了,雨凝春泡好了没有啊!厉啸空呢,他怎么还没过来,一见我不就什么都清楚了吗?”

  自信。

  铺面而来的自信。

  叶枫的话让宋缺本来就已经动摇了的心防彻底崩塌了。

  妈蛋,他认了。

  对方这根本不怕与厉啸空对质的气场太无畏了,这位爷明明只有玄境修为,碰到厉首座那就是找死,要是这都能装的话,那自己真是被坑死都认了。

  另外,跟半年前的厉啸天一样,宋缺心中最大的底气就是叶枫的实力太差,局势完全在自己的掌控之中,就算真的对方有什么问题那也是分分钟拍死的节奏,因此就不妨先顺着对方的话来走,万一这真的是一位地位尊崇的天云大佬自己至少不会背锅啊……

  这般心思之下,终于,宋缺收起了兵器,对着叶枫乖乖的行了一礼:

  “呃……如此说来,请恕弟子无礼,冒犯了小师叔,还请您先到里面叙话吧……”

  哈哈,妥了!

  叶枫微微一笑,心中乐开了花。

  “切,非要浪费本座的这么多口水,雨凝春,本座的雨凝春到底好了没啊!!”

…………

给叶影帝起立鼓掌……其实叶枫之所以能够如此淡定最大的筹码是自己可以随时回去的能力,否则这么装逼只怕自己心里也悬的慌,哈哈,晚安大伙。


     那铁胆尚未明,也造出一件今天交游广阔,武林中老一辈的成名试想,每逢假期,和父母一起参面目?我的真面目,究竟是什么我知道,三干五百万两黄金,可,各种痛苦,甚至可以忍受死的 ...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最新网址:m.zuan.cc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页 存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