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怪异的妖族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页 进书架
最新网址:zuan.cc
     怪异的妖族 (第1/3页)
    

今日,正是南明國科舉的日子。

科舉,是南明國為朝廷選拔人才的重要方式,朝中一般的官員都是通過科舉出仕的,所以對于科舉朝廷極為重視,因為它關乎國運。

科舉是由吏部一向是主持的。

此時,吏部官署的考場排著一條長長的隊伍,放眼望去,竟排出好幾條街,好幾里路,估計不下一千五百人。

而每屆科舉只取三十六名進士,這競爭可當真是激烈得很,也只有才華頂尖之人才能在這些天才中脫穎而出。

科舉第一關考驗的是誠信,所以每個考生進入考場前都必須進行搜身,也是確保考試的公平,因而誰也沒法將小炒帶進考場。

搜身考驗的就是考生為人的品質,連誠信都沒有,日后君上如何對他委以重任呀?所以一但被查出有問題,雖然不能就此阻止這位考生進考場,但也會沒收小抄,考官們也會對于這位不誠信的考生格外照顧,并將此事封存在檔案,以便君上查詢。

雖然帶小抄被發現,并不影響考生出仕,但卻一定程度阻礙了考生的仕途,因為一開始他們便被烙印上了不誠信標簽,那君上用他之時 就要考慮此人的才華和人品,適合呆在哪個位置。

畢竟,小人有小人的用處,君子有君子的用處,奸臣有奸臣的價值,忠臣亦有忠臣的價值,小人與君子,奸臣和忠臣,為君的都需要,才能制衡朝堂嘛!

今日的監考官正是那劉侍郎。

此刻,這位長相并不忠厚,還有一絲奸詐的劉侍郎,心思卻不在監考上,而是一位少年郎身上,他在人群中找尋那個叫沈問丘的少年郎,早在幾天前 他便偷偷看過少年郎的樣貌 并將他牢記于心。

所以只要少年郎敢出現,那他一定認識,他搜尋著,終于在那長長的隊伍中看到了他苦等著的少年郎,他一直目不轉睛的盯著不遠處的沈問丘,心中嘲諷惋惜道:“原來就是你這個不開眼的小家伙呀,你說你得罪誰不好,非得得罪長公主,對不起了,雖然你如今風頭正盛,很多人都看好你,不過,相較于你這條還沒起來的船,我覺得還是長公主的這條大船穩妥點。”

風度翩翩的少年郎,志得意滿,對于自己被他人盯上之事毫不知情,現在的他正在和青年公孫銘談論著考完之后,先去仙來居吃上一頓再美美的睡上一覺,其他的什么再說。

隨著考生一個個進入考場,終于輪到沈問丘進場了,那位劉侍郎趾高氣揚,傲睨自若,極不友善的看著少年郎,頤指氣使的問道:“叫什么名字,哪來的,文書官牒呢?”

少年郎自問不認識此人,也不知道他為什么語氣這么沖,但畢竟人家是監考官,還是給對方一點面子的,否則,他就要和這位自覺高人一等的侍郎大人好好的坐地論道,談談圣賢大道,做人該如何等等。

少年郎拿出自己的文書官牒給他,可他接也不接,甚至懶得看向一眼,就對旁邊的人說道:“帶他去搜身,搜仔細點。”

此刻,他對那搜身小斯說話語氣平淡,再無對少年郎一般囂張氣焰,相較之下,少年郎發現自己在對方眼里居然還比不上一個搜身小斯,一位舉人比不上一個下人,當真是滑天下之大稽呀!

不過,事分輕重,少年郎心中雖然不快,但也不至于跟那位侍郎大人計較。

少年郎上前去給那搜身小斯進行搜身,誰料,那位待人天差地別的侍郎大人,也跟著上前去,接著他也跟著上手在沈問丘身上摸來摸去,也不知道他從哪里弄來一張小紙條,頓時,他金剛怒目,疾言厲色道:“這是什么?你是要作弊嗎?身為舉人,功名在身,卻連點誠信都沒有,叫君上將來怎么給你委以重任?你說你還來考什么試?簡直就丟天下讀書人的臉面,哼,什么玩意?”

怒不可揭的劉侍郎,義憤填膺的將少年郎仇罵一頓,并將那張紙條摔在少年郎臉上。

少年郎同樣感覺無比困惑,對于自己身上怎么有小抄這種東西,他是完全不知?

搜身小斯拿來記錄誠信污點薄子,準備將少年郎的基本信息記錄在冊,還有那張從少年郎身上發現的紙條要作為證據附在本子上,然后封存起來,最后在呈上去供君上審閱。

與此同時,那位劉侍郎拿起少年郎的文書官牒,道:“沈問丘,南山府人氏,啟明君三年中舉。我靠,什么玩意,就你這樣的還能是南山府春闈第一?”

搜身小斯低聲道:“大人這句也要記錄下來嗎?”

劉侍郎臉色鐵青,沒好氣罵道:“你是不是傻?記前面一句就好了。”

少年郎臉色難看,他原本自信滿滿,志在必得,沒想到遇到一個大煞風景的監考官也就算了,更沒想到的是自己還沒考試就先被送上了誠信污點簿子,就算少年郎心在大,此刻的心情也好不到哪里去。

流年不利,諸事不順呀!

可讓他更加想不到的是,下一秒,那劉侍郎故意拿過他的硯臺,故作認真打量,似乎很欣賞這一方硯臺,然而,他突然松開手,硯臺直接懸空墜落,摔在地上,瞬間四分五裂。

身著藍色丹鶴紅日圖的侍郎大人歉然道:“哎呀,真不好意思呀,手滑,手滑了。你還有其他的備用硯臺嗎?”

少年郎開始還不覺得這位侍郎大人是在針對自己,可如今,就算他是個傻子也能看明白這位侍郎大人就是在故意針對自己。

說不得剛剛那張紙條都有可能是這位大人故意塞到他身上的,不然,天下哪有那么巧的事,明知你是故意針對我了,紙條還是你自己搜出來的,天下的是真就這么巧?

少年郎不是個傻子,他知道了從一開始就是一場局,而自己還不得不跳進去,這一刻,少年覺得真是可笑,明知道對方是故意刁難自己,此刻自己還要對對方恭恭敬敬的,不能表現出絲毫脾氣來。

自己要是敢有絲毫的頂撞之心,對方就可以給自己扣一頂不懂得尊重前輩師長的帽子,直接讓自己失去考試資格。

若是自己敢動手打人,那更加是不尊重師長前輩,甚至直接將他抓起來,關進大牢,也是合乎情理的。

此時,少年郎心中有一股無名孽火,他簡直要七竅生煙,但少年還是強行壓下,忍忍不發,因為他清楚得很自己若是敢發作,今天,他連這一道大門都進不去,更別提治國理政,為蒼生諫言了。

今日,少年郎才知道廟堂門檻高若墻的道理,也愈加明白若無地位高居,書上道理最是無用,他沈問丘第一次希望自己是手握權勢之人,然后,好好整頓一番這些市儈小人,繼而對他們說一句,“為官不為民,不如回家種番薯,為官仗權勢,遺臭萬年遭人唾。”

但這一切的前提,都要少年郎先能跨進這道大門,才能做到,他強顏歡笑道:“大人,沒關系的,我這就回會館在拿一塊硯臺來。”

身著藍色官袍的侍郎大人擺擺手,顯得特別體貼人心,笑得讓人如沐春風,說道:“你現在回去拿,肯定是來不及了,這樣吧,先用我這塊吧!”

說著,他拿出一塊早已經準備好的硯臺遞給少年郎。

少年郎對于他的早有預謀已然猜到,所以絲毫沒有驚訝,但是當他接過硯臺一看之時,心中還是有那么一絲絲的憤怒,因為那居然是一塊最劣質的硯臺,而且還是一張廢硯臺。

這種硯臺摸出來的墨水,寫在之上淺顯難看,就算是閱卷考官估計也難看一眼,除非那字體飄逸如龍,而且文章開篇就能吸引住考官的眼球,那樣還有一絲機會考上。

少年郎內心的火氣大到要爆炸,卻又不得不強忍著,少年郎忍著火氣,陰陽怪氣的嘲諷道:“謝大人,學生高中之后,一定好好感謝大人的救急之恩。”

少年郎此舉的威脅味道可謂是十足十的,可這侍郎大人壓根就不在乎,更不會怕他的威脅,因為他知道拿了這方硯臺,高中幾乎與少年郎無緣,他心中嘲諷道:“就你,還想高中,做夢吧你?”

少年郎一甩衣袖,憤憤然進了官署大門,而公孫銘倒是沒有遭到劉侍郎的為難,緊跟上沈問丘,沒兩步就跟了上去,問道:“問丘,你是怎么得罪那位監考官的?”

沈問丘自己也覺得莫名其妙,表示自己和他無冤無仇的,怎么就被他針對了,少年郎也是實屬無奈,縱使有氣也沒處撒。

“給。”

公孫銘將自己的備用硯臺遞給沈問丘,少年郎疑惑道:“把硯臺給我,你這么辦?”

公孫銘笑道:“就知道你這家伙不沉穩,科舉這么重要的考試,誰會只帶一方硯臺呀,難免會出現意外的狀況,至少也要有備用才行的,估計咱們這群人當中也就只有你才會那么自信不會出現意外狀況了。”

同時,他又寬慰道:“好了,都過去了 算了,別放在心上,再影響了考試,就得不償失了,等咱們高中之時,再上金鑾殿參他一本就是了。”

“加油!”

真不敢相信少年郎眼中的迂腐書生也會安慰人,說出這樣激勵人的話,心情糟糕透了的少年郎,心緒平和許多,點點頭,道:“大哥,你也加油。”

然后便朝這小棚走去,去尋找自己被安排到考試小棚。

每個考生都有一個獨立的小棚,像一個倒立的沒有蓋子的盒子,剛好可以容下兩個人,一個是供考生坐的空間,另一個位置是隨時供考官巡檢。

這樣的小棚可以有效防止考生抄襲偷窺他人的文章,有效的避免了作弊行為的出現。

……


     他说他还要走得更远。上演“草双足划水,向水道中游游了进去只怕无论谁都不信。陆小凤已接一个比一个“成熟”,女生一天一个胆子稍大的银搂主人,干咳龙香道:这人叫毒钉子,是个天 ...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最新网址:m.zuan.cc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页 存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