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看在小郡主的面上,我也不想见血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页 进书架
最新网址:zuan.cc
     看在小郡主的面上,我也不想见血 (第1/3页)
    

自第二阶段比赛以来,对于一路“躺赢”的秦烽的狂妄、自以为是,韦恩和霍顿早就已经受够了,绝不能再让这种狡猾奸诈、厚颜无耻之人一直投机取巧下去了。

“好,那就给你们双方十分钟准备,十分钟后擂台上见。”主裁判说。

“行。”三人应道。

很快,时间到,秦烽三人出现在擂台上,一挑二,双方各站一侧,韦恩和霍顿的站位成犄角之势。

在过去的十分钟里,该说的话主裁判已经说完了,选手上场礼节性行礼后直接开打。

韦恩、霍顿显然已经商量好了,一声大喝,同时出击,先发制人,一刀一棍从两侧攻向秦烽。

没想到秦烽依然是赤手空拳上阵,让观众们不知该说他怎么好,也让粉丝们无比担忧,议论纷纷并叹息:

“这个时候可不是装的时候啊,秦老大,麻烦你认真点,至少得尊重一下对手吧。”

“我记得从未见过秦老大使用过兵器,难道是他并不擅长使用兵器,而只是拳头?”

“兄弟,一开始我也是这么想的,可秦老大总共也没打过几场比赛呀,而且之前的对手比较弱,都不值得他使用兵器。”

“你的意思是说,秦老大也用兵器,只是还不到时候?”

“我也希望是这样,可这都是最后一场比赛了,还要等到什么时候再用兵器呢?”

“说的也对呀,还要等到什么时候呢,难道他认为这两人还不值得他使用兵器?”

“唔,对呀,还真有可能是这个原因呢,不然他怎么敢提出来一挑二呢?”

“那,那秦老大得有多么强大啊!”

“嗯嗯,兄弟,我都被你说的越来越来劲了,不说了,我们拭目以待吧。”

“对,拭目以待,兄弟,我真的很期待啊!”

“老铁,我也一样。”

......

秦烽打得很认真,看上去没有一点轻视对手的意思。

但实际上他真的一点都不在乎两人,甚至都没把他俩当对手,而是在利用这次机会,一边熟悉“神龙舞”,一边将两人的战技尽数“掏”出来,去芜存菁,充实自己的战技库。

而韦恩、霍顿两人也落了他的“套”,越打越安心,尽情使出压箱底战技攻击秦烽。

之所以说他俩越打越安心,是因为他们研究过秦烽的打法,基本上都是凭压倒性优势,以最快的速度打败对手,绝不拖沓。

而他现在这种状态,应该说明他对他俩并无压倒性优势,不然的话,在一对二的情况下,时间拖得越久,对他越不利,最好是速战速决。

但秦烽没有,这就是一个喜人的迹象,给韦恩和霍顿增添了莫大的信心,几个眼神就默契地沟通好了,耐心应战,本事尽出,就算不能凭战技击倒秦烽,拼体能也要把他拼死。

可惜他俩不是第23营区的人,不然的话就能多知道有关秦烽的信息了。

在集训开始头一天的体能测试上,秦烽就创造了新兵营的历史,连教官们都自愧弗如,为之惊叹。

而且,这还是三个月前的事了,再经过三个月的强化,他的体能不知又会提高到何种程度?

还有,自大赛以来,秦烽总共也没打过几场比赛,体能几乎没有什么消耗,而他俩却每轮都打,甚至还有消耗战,秦烽是以逸待劳。

再有,秦烽基本上是以身法在“掏”他俩的战技,身法对体能的消耗远比施展战技小得多。

所以,最终被拖垮的是韦恩和霍顿,两人的算盘彻底落空,可谓是偷鸡不着蚀把米。

哦不,确切地说,他俩根本没有资格算计秦烽,而是被秦烽一直牵着鼻子走。

“呼哧、呼哧......”

韦恩和霍顿不停地大口吸气,不仅身体非常劳累,意志也倍受煎熬,心中恨恨不已。

玛德,这家伙的体能怎么这么好,一对二,看上去竟然比我们还轻松?

麻痹的,他那该死的身法,到底是什么级别,滑溜的跟泥鳅一样,让我们的所有战技都无所适从?

哎哟哎哟,快不行了,我要不要停手啊,真的快不行了,老天爷,请赐我力量吧!

还有,老天爷,求您惩罚秦烽吧,这家伙太狂妄了,鼻孔朝天,估计也连您都不放在眼里。

但别说老天爷是虚幻的,就算真的存在,他老人家日理万机,哪顾得上他们这么微不足道的祈求呢?

最终,在大战三百回合后,韦恩和霍顿累垮了,体能消耗殆尽,双双趴在地上直喘气,连站起来的力气都没有了,更别说再战之力。

“卧槽,比赛这就结束了,韦恩和霍顿还能站起来吗,唔,看样子是起不来了。”

“我想是的,只是这种结束方式,真是太出人意料了!”

“虽然很出人意料,却也在情理之中,要说秦老大实在是太聪明了,应该是早就设计好了对付两人的战术。”

“没错,以逸待劳拼体能,虽然秦老大这种做法有点‘卑鄙’,但这是在用脑子战斗啊!”

“可怜韦恩、霍顿,原以为占了便宜,却不想早就被秦老大算计了,真是偷鸡不着蚀把米。”

“可不是吗,他俩就是莽夫,四肢发达,头脑简单,秦老大稍微刺激一下,他俩就暴跳如雷,当场开骂,一点风度都没有。”

......

看到这一局面,观众们纷纷感叹,对秦烽的认识又深了一些,也让场外无数新兵深受启发。

若有教官在场的,他们也会即兴教导新兵们,战场上不仅需要战力,更需要脑子,让大家多向秦烽学习。

此刻,本场裁判迅速冲上前,半蹲着身体,同时为韦恩、霍顿读秒。

倒数十秒,两人没能站起,裁判立刻起身,来到秦烽身边,抓住他的左手腕,大声说道:“现在,我宣布,本场比赛的获胜者是,来自第23号营区的选手,秦烽!”

“哗”

“啪啪......”

场内场外的观众起身,报以雷鸣般的掌声。

但裁判的话还没结束呢,接着说:“秦烽也因此成为了本届新兵格斗大赛的冠军!”

“嗡”

“啪啪......”

观众们的掌声更加猛烈!

但有一个人却不乐意了,那就是本次大赛的主裁判,因为本场裁判宣布的内容越界了,他只能宣布本场比赛的结果,而不该是本次大赛的结果。

本次大赛的结果,理应由他这个主裁判来宣布才对!

若冠军只是一般的新兵倒也罢了,但秦烽却不是一般人,是被基地最高长官马科斯中将预言能夺冠的人啊。

现在秦烽真的夺冠了,说明马科斯中将非常有眼光,他能不高兴吗,能不观看冠军宣布仪式吗?

所以,本场裁判是在抢镜,抢了他这位主裁的风头,就算不是故意的,也是不可原谅的。

只是,好像,他在工作中还管不上对方,大赛中的职务只是临时性的,所以让他很郁闷,只能生闷气了。

冠军已经产生了,接下来韦恩和霍顿要为亚军而战了,刚刚的盟友秒变成对手,只是他俩现在还有力气比赛吗?

没有,但不要紧,可以让他俩先休息一会,等之前被他俩淘汰的两位选手打完4、5名的荣誉战再说。

既然是为荣誉而战,那就得拼尽全力,双方各出奇招,战况焦灼,为韦恩、霍顿争取了近一个小时的恢复时间。

当两人再次披挂上阵,体能看上去恢复了六成,实则比较虚,比赛也就打了一刻钟,两人就都没什么力气了,出招拖泥带水,如慢动作,一点观赏性都没有。

观众们嘘声一片,特别是秦烽的粉丝们,报复性地挖苦他们,言语连裁判都受不了,就更别说当事两人了。

于是,裁判照顾两人的情绪,低声问他俩能否平局收场?

两人一愣,没想到还可以有平局这一选项,赛制不是说不能平局的吗?

裁判说循环积分赛才没有平局规定,他俩现在不属于这个,所以不受限制。

平局收场,不分胜负,两人的面子都过得去,这是好事呀,更重要的是可以立刻结束这该死的比赛!

韦恩、霍顿当然愿意,只是这奖励又怎么算,是两人并列第二,一起授予上士军衔吗?

裁判鄙视他俩一眼,说没有这样的好事,他俩虽可以并列第二,却只会授予中士军衔。

如果他俩接受,那就以平局结束比赛,如果不接受,那就继续,直到分出胜负为止。

裁判也很大度,让两人边打边商量,谁赢谁输,什么条件,都可以商量,让他听见没关系,只要别让观众们听见就行。

韦恩、霍顿一脸黑,没想到裁判竟然公然让他俩“打假拳”,不过这样也好,于是韦恩说道:“我赢,给你五千。”

霍顿不屑道:“我给你八千,我赢。”

“我出一万。”

“我一万二。”

“成交!”韦恩立刻答应了。

“呃,好吧,三个回合后你可以倒下了。”霍顿原本想等对方再出价就答应的,没想到被对方抢先了,只能自认倒霉。

韦恩得意笑道:“行,你出手注意点。”

“知道。”霍顿说。


     连城壁发现萧十一郎的眼里出现再无别人有这种装束,也再无一”“事实好像是这样子的。”一切,正都是为你设下的圈套”孙小红怔了怔,道:“有什么彻尾是个不折不扣的自私汉,从 ...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最新网址:m.zuan.cc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页 存书签